最优配资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最优配资网 > 期货配资 >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一审贵州高等法院-承担民营企业30%的损失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一审贵州高等法院-承担民营企业30%的损失

作者:最优配资网
来源:http://www.21607.net
日期:2020-09-20 15:38
阅读: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一审贵州高等法院-承担民营企业30%的损失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一审贵州高等法院:承担民营企业30%的损失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撕毁,首钢,贵州,民企,子公司,损失,承担,合同首钢,水钢,石灰,甲方,乙方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贵州高院一审:承担民企损失30%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贵州高院一审:承担民企损失30%

 

  今日股市网记者李超六盘水报道?。

  经过两年多的审理,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和一家民营企业之间的BOT合同纠纷最终进入一审判决。

  然而,两年多来,六盘水新三板上市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民营企业——贵州安凯达实业有限公司,在判决到来之前,因其极其糟糕的财务报告而被迫退出市场。

  根据一审判决,首钢水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钢”)是贵州省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由首钢控股和贵州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水钢”)持有股份,长期以来违反了与安凯达股份签订的BOT合同的主要义务,法院未适用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条款。对于合同终止后期间的损失,法院还裁定水钢应赔偿30%,安凯达股份应承担70%。

  至于一审判决,安凯达股份认为,既然合同有违约金的标准,为什么法院不适用,为什么要承担70%的损失?

  安凯达股份面临的水港是贵州省国资委参与的大型地方国有企业。第一次审判持续了两年零三个月。安凯达原本希望通过诉讼尽快收回水钢所欠的款项和赔偿。然而,由于诉讼的拖延,公司债务加重,到期贷款无法偿还。2018年6月,该公司被中国证监会摘牌。到目前为止,六盘水市还没有新的三板上市公司。

  对于判决结果,双方均表示不满并提起上诉。

  从今天的股市新闻发布开始,今天的股市新闻记者联系了水钢的宣传部,该部门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不知道这件事。记者要求联系相关通报部门负责人后,记者没有得到回复。

  BOT项目合作。

  2010年12月,为了满足其对活性石灰的大量需求,水钢决定由六盘水市安凯达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安凯达附属公司(以下简称“安凯达耐火材料”)承接其项目,并采用建设、运营、移交BOT的建设模式。双方签署了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项目《活性石灰项目配套水钢结构铁调整及铁预系统BOT合同协议》。

  BOT合同规定,乙方应支付在甲方建造一座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及其配套设施,即水钢厂的费用。预计工程造价为6165万元后,实际超过8700万元。项目建成后,将由乙方经营九年半。运营期内,乙方每年将向甲方提供至少20万吨活性石灰。活性石灰的销售价格为425.65元/吨,这是整个运营期的固定价格。运营期满后,回转窑及配套设施将以零价格转让给甲方。

  BOT协议规定,乙方应服从甲方生产组织的安排,甲方应不迟于上月月底向乙方提供月度需求预测。简而言之,乙方按照甲方的订单要求生产。

  BOT协议还规定,在整个运营期内,水钢应确保向安凯达股份供应的水、电和天然气在质量和数量上满足安凯达股份的生产需求;支付方式为月结,其中现金支付不低于20%;每年1月3日前,双方应对上一年度进行汇总计算。如果由于水钢原因,活性石灰的接收量少于20万吨,则按20万吨进行结算,由水钢补足差额。同时,乙方供货需要达到20万吨/年,每少一吨,甲方将得到1万元的补偿。

  据《水钢日报》报道,2011年11月17日,日产600吨活性石灰回转窑成功投产并点火。

  “根据双方认可的每吨活性石灰88.53元的利润值,水钢必须从安凯达购买约100万吨活性石灰,按照合同约定的20万吨年购买量,大约需要5年时间。时间可以实现理论成本回收,但不包括购买辅助矿山和基础设施等间接成本。”安凯达公司首席财务官严表示:“我们之所以单方面提前大举投资,是基于长期合作和严格遵守合同。”。

  国有企业违约,BOT项目失败!

  BOT协议签署前6个月,即2010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意见》。与此同时,国家税务总局下发文件取消钢材出口退税,钢铁行业进入产能削减阶段。

  六个月后,安凯达股份和水钢签署了一份BOT协议。金说,与水钢的BOT协议是在国家有关部门发出通知后六个月签署的。“作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水钢自然会掌握政策,水钢可以继续实施项目。我们理解该项目不会受到该政策的影响。”。

  金介绍说,BOT协议是特许经营权,因此安凯达投资近8000万元建造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即使是为了保证水钢活性石灰的供应,“安卡达有限公司也根据合同投资1.181513亿元购买配套矿山、道路及其他配套设备和设施”。

  根据财务数据,当安凯达有限公司在回转窑建成后开始经营和供应活性石灰时,水钢公司在开始时没有按照合同数量进行采购。从那以后,它继续逐年大幅减少采购量,并且已经拖欠了很长时间。两家企业之间的矛盾开始出现并日益加深。

  国务院办公厅的钢铁减容政策已经成为水钢自卫的理由之一。

  安凯达股份提交的证据显示,水钢每年以高于原告425.65元/吨的单价从另一家公司购买500多元/吨活性石灰,每年的购买量远远超过20万吨。

  矛盾一直持续到2015年底。进入2016年后,矛盾升级,水钢不再供气,安凯达股份无法开窑生产。经过多次不成功的供气请求,为了避免进一步扩大损失,安凯达股份在6月份向水钢发出了终止合同的通知。

  安凯达股份表示,在签署BOT协议后,安凯达股份始终严格按照合同履行义务,但水钢长期以来严重违约,并长期收到安凯达股份的活性石灰,主要表现为:水钢长期拖欠货款;违反合同规定,“现金支付不得低于20%”,并始终采用承兑汇票的方式;违反合同约定的整个运营期内425.65元/吨的固定价格标准,单方面大幅降低活性石灰的接收价格;等等。

  在安卡拉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中,双方之间有10多封信函,包括几封催复函、紧急讨论函、紧急通知函和其他正式文件。水钢的信都有“一定要签字”的字样和水钢标识的复信。

  《中国商报》记者收到一封日期为2014年3月18日并加盖“水钢公司规划发展部”印章的信函,称2014年2月25日,水钢公司规划发展部与贵公司安凯达公司负责人就降低活性石灰合同结算价格20%的相关事宜进行了讨论。但是,贵公司不接受将活性石灰单价降低20%的结算方式。根据我公司水钢的现状,我们提出两种方法供贵公司决定:第一,为了解决我公司目前的困难,我们将在一个友好的团体中热身,生死与共。寻求共同发展,你愿意降低结算价格吗?二、本期愿意接受的减供和结算支付时限。同时,水钢表示,如果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要求贵公司研究如何尽快退出。

  经过多次谈判,安凯达股份与水钢于2014年6月21日签署了为期一年的补充协议,规定活性石灰价格下调20%;协议生效后,三周内,即2014年7月13日前,水钢欠安凯达股份2014年生成的活性石灰款;2014年之前,在今年和2014年制定相应的还款计划。在补充协议期间,甲方将优先购买乙方合格的活性石灰,价格为450吨/天。如果甲方对活性石灰的实际需求不足,甲方应根据实际需要购买。

  协议明确规定补充协议期限为一年,不包括在原BOT协议的运营期内。

  然而,水钢没有如期在2014年前支付欠款。在2015年2月5日给安凯达的回复中,水钢再次提到2014年前的欠款问题,我公司水钢试图解决。

  自那以后,安凯达股份多次致信水钢,要求其支付欠款,并反映天然气供应短缺的问题尚未解决。安凯达股份表示,由于前期回转窑建设投资巨大,加上水钢长期拖欠货款,资金周转困难,经营不可持续,一直靠借款维持经营。

  许多尝试都失败了,这使得安卡伊达很难进行手术。2016年6月,安凯达向水钢发出终止合同通知,但仍无法从对方获得相应的解决方案,因此安凯达不得不向贵州省高级法院提起诉讼。

  此时,双方的合作失败了。

  法院判这家国有企业违约,但只承担了30%的责任。

  关于安凯达股份的指控,水钢断然否认,声称没有违反合同。判决显示,对于长期拖欠的货款,水钢辩称:“虽然双方在主合同中约定了‘按月结算’,但没有约定按月付款,也没有约定结算后何时付款。”。

  对于这一逻辑,安凯达股份哭笑不得地表示:“按照水钢的意思,拖上十几八年没问题吧?在会计概念中,结算包括支付基金。

  在审理过程中,水钢不仅将采购不足的原因归咎于宏观政策产能削减,还多次声称“不是验收不足,而是安凯达供应不足。”安凯达股份回应称:“我们正在按照合同中规定的水钢的销售计划进行生产。提前生产,储存时间长,活性石灰会变质。”。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黔民初字第156号,2016)认定,根据现有证据和庭审中发现的事实,足以认定水钢公司在履行本案所涉及的BOT合同和BOT条款过程中存在以下违约行为:拖欠货款、接收安凯达股份生产的活性石灰不足、单方面强行降低石灰产品的接收价格、未按约定向安凯达股份提供稳定充足的气体。

  但是,在判定相应责任时,法院裁定水钢只承担合同终止后30%的损失,安凯达股份承担70%。

  贵州省高级法院认定,双方均有义务采取措施避免因安凯达股份引起的损失扩大。如果所有损失均由水钢承担,则超过水钢订立合同时预计的损失,可能是由于违约造成的。本着公平合理的原则,综合考虑整个案件的实际情况,水钢将赔偿安凯达股份的差额损失和30%的可得利益总损失。

  安凯达股份称,一审法院基于被上诉人水钢单方面违约导致合同终止的事实,没有适用BOT合同中关于违约赔偿计算方法的约定和法律的相关规定,而是自行决定进行赔偿,错误地确定了上诉人安凯达股份损失的范围和金额,让持有合同的上诉人无任何依据地分担损失。一审的认定和处理是以事实和法律为依据的。

  在这种情况下,安凯达的股份被完全投资,而水钢不需要任何投资。安凯达股份表示,这是BOT合同的特点,它决定了合同终止后剩余运营期的损失,而且是一定会发生的损失,因此是直接损失。

  #首钢,水钢,石灰,甲方,乙方#撕毁,首钢,贵州,民企,子公司,损失,承担,合同#

  以上就是有关“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贵州高院一审:承担民企损失30%”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首钢,水钢,石灰,甲方,乙方和撕毁,首钢,贵州,民企,子公司,损失,承担,合同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最优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1607.net/3403.html

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一审贵州高等法院-承担民营企业30%的损失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