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优配资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最优配资网 > 配资平台 > 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

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

作者:最优配资网
来源:http://www.21607.net
日期:2020-09-21 06:55
阅读:

  

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

  

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美国,深刻,政治,基础,贸易战,国内方星海,贸易战,美国,特朗普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方星海:美国打贸易战有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方星海:美国打贸易战有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

  “特朗普非常清楚,他是在为选举而打贸易战,而不一定是为了美国的长期发展。”经济下滑对选举不利,因此我们必须考虑美国的贸易战能否继续。”7月7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以“探索开放监管新范式”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发表讲话。

  方星海认为,当前的国际经济体系是二战后在美国的领导下建立的。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这种国际经济体系对普通美国人是有益的,因为当时美国经济,尤其是工业非常强劲,世界上没有竞争对手。当时,美国的对外贸易在大多数年份都是顺差。

  20世纪70年代后,美国开始进入长期贸易逆差时期。由于欧洲和日本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也发展了,美国工业的竞争优势丧失了。

  近四十年来,美国依靠什么来维持其生活水平?主要是借外债。根据格林斯潘先生刚才提到的数字,美国目前的净外债水平已经累积到9万亿美元。当然,美国有一个优势:因为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它可以通过印钞来偿还债务。

  方星海说,即使美国整体工业竞争力下降,也不意味着美国所有行业的国际竞争力都不好。美国的高科技、军事、娱乐、金融和农业都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然而,这些领域吸收的就业人口是有限的,这些领域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产生的利益实际上是由少数美国人拥有的。

  在贸易逆差和外债不断增加的前提下,美国的收入配资变得越来越不均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史蒂夫·格里兹教授的研究表明,在1978年至2018年的四十年间,50%的美国人口的实际收入下降了。

  方星海认为,特朗普利用了低收入群体的不满和恐惧,成为了美国总统。在他成为总统之后,他和他的顾问们认为必须改变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因为它导致了美国持续的对外贸易赤字和美国极其不均衡的收入配资。

  方星海表示,这只是美国提高关税的第一步。美国一些人的长期目标是推翻世贸组织体系。当然,他们还没有弄清楚新的替代系统是什么,但它肯定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此外,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是这样一个状态,无论谁攻击这个国际经济和贸易体系,都将在政治上得分。

  与此同时,方星海表示,美国政府在打贸易战时也面临两个制约因素。一个是他是否能在这样的贸易战中取得成功,以及美国经济是否能够承受得起。贸易战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有负面影响。美国经济能生存下去吗?

  特朗普的支持率现在相对较高,重要的是美国经济相对强劲。如果贸易战带来太多负面影响,自然会限制特朗普打贸易战的热情。特朗普非常清楚,他是在为选举而打贸易战,而不一定是为了美国的长期发展。经济低迷对选举不利,因此这取决于美国贸易战能否继续。

  另一个可能的制约因素是,像富兰克林·罗斯福这样的人是否会出现在民主党内,并提出一项政策,使每个人相信这项政策能够振兴美国经济,解决收入配资不均的问题。一旦这样的人出现,就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特朗普。

  但是现在纵观整个美国政治,这样的人出现并不容易。因为从最近的情况来看,即使民主党的领导人出来发言,他们所说的也是很合理的,市民未必会听。特朗普完全有可能赢得2020年大选。

  因此,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是以国内政治变革为基础的,这种变革有着深刻而强大的民意基础。这意味着外交政策的改变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方星海认为,类似的政治变化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西欧。例如,在意大利新成立的两党联合政府中,右翼和左翼可以联合起来,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因为他们的外交政策非常一致,都是反全球化的。一般来说,如果美国和欧洲这两种趋势结合起来,将对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产生巨大的影响。

  最后,方星海说,不久前中央召开了外事工作会议,提出了世界面临百年一遇变化的判断。我个人对这一变化的理解是,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国内政治运作的影响下,整个世界经济体系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总的来说,要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冷静分析国际经济体系的变化,认清我国自身发展的道路,继续保持改革开放40年来的良好发展势头。

  想一想,接下来的演讲是这样录制的。

  方星海:首先,我谨代表中国证监会对本次论坛表示热烈祝贺。同时,中国证监会还将支持青岛中国财富中心的建设。今天或这个时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众所周知,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财富管理本质上是一个资产配资过程,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在讨论美国外交政策的变化时,我们也在问是什么导致了美国的这些变化。今天,我想就美国外交政策的变化来探讨美国国内政治的原因。我们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任何国家外交政策的改变都取决于内政。

  格林斯潘先生刚才的讲话非常好。我建议《财经》整理一下,交给相关部门参考。然而,当前的国际经济体系是由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起初,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这种国际经济体系有益于普通美国人。当时,美国经济特别是工业非常强大,世界上没有竞争对手,所以美国的整个对外贸易逆差始于20世纪70年代以后。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的对外贸易大部分时间都是顺差。当时,有一种说法是,一个美国的高中毕业生可以在福特汽车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他可以轻松地养活一个四口之家。但后来,欧洲和日本发达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也发展了,美国工业的竞争优势消失了。此外,这种竞争优势的丧失仍发生在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下,目前美元兑日元已超过110日元,而此前为360日元。外贸持续逆差是个大问题。也就是说,美国的竞争力正在减弱。原因是什么?格林斯潘先生刚才说得很清楚,因为美国缺乏储蓄和投资,这当然会导致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下降。

  近40年来,美国依靠什么来维持其生活水平?如果我们把美国比作一个家庭,它挣得少,花得多。我们做什么呢然后出售资产。你可以卖掉你的财产或者借钱。因此,美国现在有净外债。刚才格林斯潘先生有一个数字,净外债累计达到9万亿美元。当然,美国有一个优势。作为一种国际储备货币,美元可以印钞还债。所以我就问格林斯潘,人民币国际化对美国有什么影响?他回答了一个问题,但没有回答另一个问题,即在美元不是唯一的主要储备货币后,是否会有助于迫使美国提高储蓄率?

  当然,说美国整体工业竞争力下降,并不表示美国所有工业的国际竞争力都不好。众所周知,美国的高科技、军事、娱乐、金融和农业都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然而,这些领域吸收的就业人口是有限的,这些领域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产生的利益实际上是由少数美国人拥有的。因此,在美国,在整体竞争力下降、外贸逆差和外债增加的前提下,收入配资变得不均衡,而且越来越不均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史蒂夫·格里兹教授的研究表明,在1978年至2018年的四十年间,50%的美国人口的实际收入下降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它的概念是什么?我认为任何国家都会有一场革命。因此,美国很多人都充满了愤怒,因为他们的收入下降了。

  特朗普利用了这些低收入人群,利用了他们的不满和恐惧,成为了美国总统。在他成为总统之后,他和他的顾问们认为必须改变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因为它导致了美国持续的对外贸易赤字和美国极其不均衡的收入配资,而且似乎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已经发展起来。

  所以现在我们正在考虑提高关税,这只是第一步。我觉得美国有些人的长期目标是推翻世贸组织体系。当然,我不认为他们对新的替代系统有什么好的想法,但是它肯定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此外,在美国国内政治中,无论谁对这一国际经济和贸易体系发起冲击,都会在政治上得分。格林斯潘先生刚刚说过,美国政治已经进入了民粹主义。请注意格林斯潘对民粹主义的非常好的定义。民粹主义和其他学说有什么区别?这是一种不合理的学说,本质上是矛盾的。其他学说,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是内在统一的,并不相互矛盾。民粹主义是支持任何能承诺给你好处的人。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现在在美国政治中有所体现,所以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美国政府有两个限制因素。一是他是否会在这样一场贸易战中取得成功,以及美国经济是否能够承受得起。因为很明显,贸易战关税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有负面影响,美国经济能生存吗?特朗普的支持率现在相对较高,重要的是美国经济相对强劲。对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美国经济,不同的经济学家会有不同的判断。根据格林斯潘的判断,他认为这将产生负面影响。刚才他说,减税、减少经济管制、放松监管会给经济带来好的效果,但可能会被关税的增加所抵消。这绝对不是积极的影响。如果它带来负面影响,自然会限制特朗普打贸易战的热情。特朗普非常清楚,他是在为选举而打贸易战,而不一定是为了美国的长期发展。经济衰退对选举不利,所以让我们看看美国的贸易战能否继续。

  另一个可能的制约因素是,民主党内是否会有像富兰克林·罗斯福这样的人提出一项政策,让大家相信这项政策能够振兴美国经济,解决收入配资不均的问题。这些人可能会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特朗普。

  但是现在纵观整个美国政治,这样的人出现并不容易。最近,我看了几段特朗普公开演讲的视频,发现他很容易得到下面观众的支持。当民主党领袖讲话时,没有人听。他说的很有道理,但人们不一定会听。因此,特朗普很有可能赢得2020年的大选,这是完全可能的。

  你看,美国目前的外交政策是建立在国内政治变化的基础上的,这种变化有着深刻而强大的公众舆论基础。因此,其外交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刚才,格林斯潘先生还提到,这样的政治变革不仅发生在美国,而且也发生在西欧,他认为在那里同样的变革正在发生。众所周知,意大利新政府是最近成立的。这个新政府非常有趣。它被称为五星运动,还有一个北方联盟,一个两党联合政府。北方联盟有点像极右翼。五星运动在左边。右翼和左翼可以联合起来,因为他们的外交政策是非常一致和反全球化的。美国也有类似的情况。看看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它也与民主党桑德斯的外交政策非常相似。因此,这种反全球化的政治趋势正在西欧慢慢形成一种趋势。

  一般来说,如果美国和欧洲这两种趋势结合起来,将对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产生巨大的影响。不久前,我们中央召开了一次外交会议。我想知道你是否读过这次会议的新闻稿。这是一种判断,也就是说,世界正面临百年一遇的变化。我个人对这一变化的经历意味着,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国内政治运作的影响下,整个世界经济体系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会问,我们该如何应对?今天我没有时间详细讨论这个问题。总的来说,我们应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做好自己的事情,冷静分析国际经济体系的变化,找到我国自身发展的道路,保持改革开放40年来的良好发展势头。但是应该有很多挑战。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全部。谢谢你。

  (编辑:陈琳)。

  #方星海,贸易战,美国,特朗普#美国,深刻,政治,基础,贸易战,国内#

  以上就是有关“方星海:美国打贸易战有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方星海,贸易战,美国,特朗普和美国,深刻,政治,基础,贸易战,国内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最优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1607.net/3537.html

方星海-美国贸易战有着深刻的国内政治基础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