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优配资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最优配资网 > 期货配资 > 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

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

作者最优配资网 发布时间 浏览量2657 点赞数量669 评论数量595 返回目录返回列表:期货配资

  

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

  

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华为,减产,冲击波,加班,苹果,手机伯恩,科技园区,iPhone,龙华,冲击波,华为,观澜,工作,光学,李晓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苹果减产冲击波下的富士康厂妹,想加班去做华为手机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苹果减产冲击波下的富士康厂妹,想加班去做华为手机

 

  手机之王苹果正在经历一场中年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季度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季度收入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库克掌舵的这艘大船在商业海域遭遇了减速。

  在此之前,苹果采取了降低产量和价格的策略,旨在扭转局面。作为苹果产业链中的“巨人”,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战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的销售额下降了,我被解雇了。”“从十月初到现在,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加班了。”1月中旬,当《今日股市》的记者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我听到了许多这样的声音。

  苹果打喷嚏,供应链感冒。

  1月16日,富士康观澜科技园看到许多工人。图片来源:今日股市网记者王晶照片?。

  富士康观澜工厂的工人:我不用加班几个月。

  深圳富士康工厂,进出园区时只能刷卡或擦脸通过,戒备森严,散发出一丝神秘。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今日股票市场》的记者在富士康的两家工厂外闲逛时,能够与几位员工交谈,听他们描述苹果手机繁忙的工作环境、单调的生活和糟糕的销售情况。

  需要解释的第一点是,富士康生产线工人的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加班。如果没有加班,工资也不高。

  记者了解到,富士康观澜科技园的iPhone生产线工人早在10月初就停止加班,这里是iPhone的主要组装地。

  “早上七八点上班,下午五点半左右下班。最近几个月,我们的加班很不正常。从十月初到现在,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加班了。即使我们申请加班,我们每个月也只能增加36个小时。”张莉抱怨说:“现在的工资相对来说比较低。”。

  众所周知,握住苹果的大腿无疑会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很大的帮助,但同时,依赖苹果也有很大的风险。

  目前,在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股价已经跌至165美元左右,其总市值已经缩水至7816亿美元。受苹果影响,鸿海2317和富士康母公司台湾的市值也跌至1万亿新台币以下。自从三款新iPhone发布以来,人们听到了关于销量不佳的负面声音,尤其是最近几周,苹果“削减订单”和供应商降低业绩预期等一系列负面消息频频出现。

  距离观澜区12公里的是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

  与观澜区的“休闲”相比,在龙华区工作的李姣要忙碌得多。她和她的同事每天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7点。“从进入装配线车间,我们就必须开始工作。我们必须在生产线上做事情,除了午餐一小时,晚上晚餐一小时。然而,如果一天的产量达到了,你可以在6: 30下班。如果达不到输出,您必须在7: 30下班。”。

  根据富士康招聘登记办公室的工资公告,员工在1~3个月试用期内的标准工资为2300元,包括加班在内的综合收入为3500 ~ 4800元;试用期后第四个月的标准工资为2650元,综合收入为4200~6000元,适用于生产经营者。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综合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产线工人的加班加点。周一到周五的加班时间是根据每天变动的人工价格计算的。去年10月左右,劳动价格是26~28元/小时,现在降到了20~22元/小时;周末加班按双倍工资计算。"我上个月加班了。"当他说这话时,李姣微微笑了笑,但在记者问其他问题之前,李姣匆匆离开了。

  渊源被调到龙华区工作了。她告诉记者,苹果手机现在“关闭”,这可能是因为它卖得不好,订单减少了。和她一起调职的人主要生产华为手机。随后,记者来到富士康龙华招聘培训中心担任普通工人。一位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你想赚更多的钱,生产华为手机是相当不错的。苹果的产量已经减少,加班也没有华为多。

  在这里工作的王林(音译)告诉记者,相比观澜区的“36小时最大加班时间”,龙华科技园的加班时间普遍更长,很多员工的月加班时间可以达到80小时。

  所以在这里,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即使是人们抱怨的事情也是不同的。

  王琳工作的苹果电脑生产线的工资还不错,平均月薪可以达到6000元左右。她现在抱怨的是单调乏味的生活。她希望在离开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后继续出售珠宝和玉石:“虽然卖珠宝很难,但最大的一件已经赚了5万元。”。

  1月16日,富士康龙华科技园附近的招聘登记处。图片来源:今日股市网记者王晶照片?。

  从一次招聘2万人到强制休假的“超级工厂”。

  为苹果提供玻璃罩和触摸屏的伯恩光学公司也受到了苹果减产的影响。伯恩光学位于深圳平山新区和惠州的交界处,一直很低调,没有官方网站,也没有太多新闻。然而,在惠州人眼里,伯恩光学是一个“超级”大工厂。

  谈到伯恩光学,曾在惠州经营滴滴的刘明想起了2015年春节后的“史上最佳招聘”。“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伯恩招募了很多人,他们在工厂门口排了一整夜的队,他们都上了新闻。”?。

  那一年是伯恩光学公司招聘员工最疯狂的一年。这家工厂提供了20,000个工作岗位,但是人太多了。每天都有2000多人申请工作,这让他们很难找到工作。正如刘明所说,许多求职者为了获得面试机会,甚至通宵在工厂门口排队。

  随着时间的推移,2018年11月,伯恩光学公司一夜之间失去了5000名临时工。不知道是否有这么多人,但是一个叫周东的年轻人声称当时被解雇了。那天,离下班还有五分钟。他负责质量检查,正在检查最后几块玻璃。车间主任突然来通知,这个车间的小时工明天不必去上班。

  之后,周东还思考了伯恩光学公司优化其员工的原因。在他看来,伯恩光学帮助苹果制造了手机玻璃。由于苹果的销量下降,伯恩光学公司自然减少了订单。

  陈瑞两年前进入伯恩光学,一直在“苹果一厂”的精细研磨部门工作。细磨、粗磨和精雕部门被认为是最苦、最脏、最累的部门,许多人不愿意在这里工作。

  然而,陈瑞认为,与2017年相比,今年的事情明显减少了。“在2017年,每个月只有两天假期,每半个月一次,现在强制规定每个月休假四天。”在正常工作中,苹果工厂不同于其他工厂。“现在每天工作10个小时,而其他工厂最多只有11个小时,加班工资是每小时48元,每月不到1000元。”。

  陈瑞的朋友也是伯恩光学公司的雇员。他还没有买一张合适的春节回家的票,所以他打算留在这里。他哀叹自己没有赶上好时光。过去,加班费是三倍,几天就有几千美元。今年,伯恩工厂没有加班费,因为无事可做。

  “无事可做”是许多铸造厂员工的深刻体验。如果东西越来越少,工资就会越来越少,曾经最受重视的高工资将不复存在。以前被解雇的小时工周东对现在的工作更满意。当他在伯恩光学公司工作时,他的工资是23元一小时,扣除每月五份保险和一枚金币后,他还剩下4000多元。11月份从伯恩出来后,他去了深圳福田保税区的一家半导体公司。根据他的说法,“与伯恩相比,在这里工作就像是在玩耍。”?。

  尽管由于苹果的影响,伯恩光学公司遭受了裁员,但陈瑞预测,今年之后,求职者仍将通宵排队。“很多人在年底就离开了,而且每年都有通宵排队,这种情况今年可能也会发生。”。

  伯恩光学公司的招聘办公室也把招聘声明放在街上,员工们站在问讯处,随时等待求职者。据报道,你申请工作只需要填写一些基本信息。注册身份证后,你可以直接在招聘办公室等待面试。面试成功后,你可以第二天直接去上班。此外,所有工厂都有招聘需求,“需要招聘的人更多,所有工厂都需要。”。

  1月30日,《今日股市》记者联系了伯恩光学副总裁阎殿军,试图了解该公司的现状,但阎殿军说他“对此事不负责,不知道该打给谁”,然后挂断了电话。

  之后,记者试图联系伯恩光学惠州工厂的人事经理叶瑶,但打了很多电话都没人接。

  1月16日,伯恩光学公司的入口处悬挂着招聘横幅。图片来源:今日股市网记者任照片。

  许多供应链公司被拖垮了。

  市场对新iPhone需求的担忧最终得到了官方证实。

  1月3日上午,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在致苹果投资者的一封信中,下调了公司对2019年第一财季(即2018年自然年的第四季度)的业绩预测,将收入从此前预测的890亿至930亿美元下调至840亿美元,毛利率从38%下调至38%。

  库克在信中表示:“我们预计一些新兴市场将出现经济疲软,但事实证明,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新兴市场主要体现在大中华区市场。iPhone在大中华区的营收低于预期,导致公司整体营收低于预期,并导致营收同比下降。”。

  与此同时,天丰证券(Tianfeng Securities)分析师郭明皮(音)也将2019年第一季度的iPhones出货量从3800万部调整至4200万部,从3600万部调整至3800万部,因为中国和新兴市场对新机型的需求并不像预期的那样。

  郭明预测,2019年第二季度iPhone出货量约为3400万至3700万部,略高于3000万至3500万部的市场共识。“尽管2019年第二季度的出货量同比下降了约14%,但与2019年第一季度约29%的降幅相比,情况有了很大改善。”。

  除了富士康(Foxconn)和伯恩光学(Bourne Optics),许多苹果供应链公司的业绩也受到不同程序的拖累,这显然证实了苹果产品销售的低迷。此前,苹果手机光传感器供应商AMS将其第四季度收入预测从5.7亿美元下调至6.1亿美元,至4.8亿美元至5.2亿美元;然而,苹果手机屏幕供应商Lumentu和Qorvo都下调了业绩预期。

  在解读2019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时,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表示:“尽管本季度iPhone的表现不如预期,尤其是在中国,但服务业务和可穿戴设备在中国取得了积极成果。我们对苹果的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我们拥有强大的科研实力,并且正在开发和升级大量产品,这些产品将在未来几年发布。”。

  库克承诺的R&D升级产品会是另一部iPhone 4还是下一部iPhone XS?据推测,供应商比果粉更关心这个问题。

  文章中出现的普通员工,除了高管,都是假名。

  #伯恩,科技园区,iPhone,龙华,冲击波,华为,观澜,工作,光学,李晓#华为,减产,冲击波,加班,苹果,手机#

  以上就是有关“苹果减产冲击波下的富士康厂妹,想加班去做华为手机”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伯恩,科技园区,iPhone,龙华,冲击波,华为,观澜,工作,光学,李晓和华为,减产,冲击波,加班,苹果,手机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最优配资网整理排版,本站所有内容广告不代表「最优配资网」观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

富士康工厂女工在苹果减产的冲击波下想加班生产华为手机的相关文章